《一顾倾城色》主角紫陌顾城免费阅读全文阅读精彩阅读_手机小说网

一顾倾城色

一顾倾城色 连载中

一顾倾城色

时间:2022-09-13 13:57:37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Mancy蔓西 主角:紫陌顾城

经典小说《一顾倾城色》由Mancy蔓西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陌顾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牛逼的人不需要解释,苦逼人各有各的苦逼,当集二者于一身——  司徒净天:“顾城,你的获奖感言是什么?”  顾城:“姻缘天定,再多波折,亦不过是添一味情趣。”  紫陌:“轮回三世,都在跟一个人谈情说爱,怎么看都有些亏本。”  月落:“我之生死,即便轮回百世,都要让你二人不得善终。”  陆离:“奶奶个熊,楼上的废话这么多,作者,老子的故事究竟给排在了谁的后面?!”  作者:“我会告诉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么?当然会!前提是——你不翻开看看,我要怎么跟你讲?”

...

精彩章节试读:

佩兰第三遍来送茶,茶杯中的水已经冷透,还是如方才两杯一般动也不曾动过,她心下疑惑,只见公主一手托着腮蹙眉望着面前的竹简,佩兰并不识字,只隐隐约约感觉那上面的东西一定很难。

对于一个上学时语文勉强维持在良好线上的人来说,确实没有什么比作诗更难的了,此时还未曾有人对作诗指法整理成书,她便只能抱着一些稍稍沾边的书死磕,一连数天下来只觉头昏脑涨,却连半分长进也没有。

自学障碍,紫陌再也挨不下去,携着竹简去找救兵。

顾城正坐在树下,一粒一粒的往盒中拈棋子,他对面还放着一个锦垫,桌上半盏茶还是温热的,想必人才刚走不久。

紫陌干脆坐在空出的锦垫上,好奇的问了一句:“方才是谁来了?”

“修远,下了一下午棋,刚刚才走。”

紫陌摸摸鼻子,这么巧,不会是听到她来了给吓跑的吧。

顾城微微一笑,“公主来可是有事?”

言归正传,紫陌将怀中书卷放在棋盘上,正色道,“我只是想来问问你,可有法子让人在最短时间里学会作诗。”

顾城仿佛有些惊讶:“公主那日在船上作得不是诗吗?”

紫陌简直要羞愧死了,她还没养成那般的厚脸皮,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剽窃别人的成名作为己用,“随感而发一两句而已,算不上是什么诗。”见顾城欲开口,紫陌以为他是要推脱,忙堵死后路道:“你不必谦虚了,你的才学如何,我那日站在墙角听你和修远论道时已经一清二楚,可不许推脱啊。”

顾城闻言一愣,继而忍不住笑出声来:“公主下次不妨进来听,墙角……呵呵……”

紫陌这才想起自己脸皮薄,脸悄然红了,可眼下也顾不得什么,只能耍赖道:“那你说,你是教我还是不教?”

顾城微微垂眸望她,想了想方才道:“作诗分上,中,下三品,不知公主想要学到哪种程度,想学多久?”

紫陌微微思索,道:“上品多久,中品和下品又如何?”

顾城将棋盒收好,“下品诗平仄合宜,平易浅近;中品诗意境颇具,可抵一般文士之作;上品诗匠心独运,依个人资质不同,日后其成就如何也为未可知,自然三者前提是公主肯下心思学。”

紫陌本想能找一人将她带入门,却不想顾城一派闲淡语气,字里行间却十分笃定能将她培养成一代诗才,能不能作出上品诗来无所谓,她只是好奇顾城要怎么将一个不知天资如何的人给培养成一介文才。

“你莫要如此淡然应下,虽说是本公主求你的,但若学得不好还是要怪在你身上。”紫陌虽只顾城的能耐不一般,但见他如此随意便应下此事,还是忍不住要与他杠上一杠。

顾城语气悠然:“顾城从不妄言,公主大可一试。”

话到这个份上,紫陌也不再废话,“你何时开始教我?”

顾城微微一笑,不知怎么,紫陌只觉得他这个状似善意的笑容里似乎带着些狡黠,他幽幽道:“这个不是在下能说定的,还得劳烦公主亲自去问一声。”

“问谁?”

“修远。”

夏日渐近,天气一日日变得热起来,紫陌扇着扇子感叹这夏天倒不是十分的热,反倒凉风习习,日日青瓜绿果得吃着,还蛮舒服。

佩兰苦笑:“公主这话说得早了,到时便知道了。”

结果没几日就应了佩兰的话,酷暑像冬天的冷空气一样,说来就来,凉风习习顿时就变成了暑气炎炎,像是要在人身上点起一把火来似得,即使在屋内檐下都放上大块的冰还是抵挡不住酷热,酷热加上蝉躁,紫陌越发不爱动弹,歪在榻上气息奄奄,这样的天,当真是要热死人了。

这般炎热天气,到了傍晚却有人来串门子,竟是太子爷关心皇妹暑天不适,亲自送冰来了。

“公主府建成不久,恐怕去年冬都未来及存冰,我昨夜让人开府中冰库凿冰,今日送来与你消暑用。”太子爷心思细腻,连公主府冰库存冰不足也了如指掌,让紫陌汗颜。

送完了东西姜训并不急着走得样子,在府里磨磨蹭蹭的吃了一盏茶,紫陌眼见饭点儿到了便意思意思留他用晚膳,姜训很干脆的答应下来,让紫陌不禁怀疑他之所以这么晚来又磨磨蹭蹭是不是就是为了蹭这顿饭的,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无聊的念头。

晚膳准备得极其丰盛,紫陌自入夏便胃口不好,素日来晚膳一直是酱瓜清粥,已是许久不见荤腥,幸好佩兰体贴,将桌上的燕窝吩咐人换成了白粥,又加了几个凉拌的素菜配在花样繁多的菜式里,不是十分惹眼,却合极了紫陌的胃口。

第二次与皇亲国戚一起吃饭,紫陌却比第一次还要紧张,姜训挥手让周围伺候的人都下去,房内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面面相对。

“太子怎么不用菜,可是不合口味?”气氛寂静的太古怪,作为主人的紫陌不得不找个话头来缓解一下气氛。

“尚可,自你大婚后,你我兄妹二人许久未这样一同用过膳了。”姜训似乎感慨良多,紫陌正打算听他追忆往昔,他却话锋一转,问她道:“紫陌,先前我送你的那支钗子,你还留着吗?总不见你戴的。”

钗子她倒是有很多,可天知道哪只是他送的。紫陌回想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被特别收藏着的钗子,而她首饰盒子里的那些钗子,个个都精美华丽堪称**,实在分辨不出太子送得到底是哪一支。

“我已经许久不戴繁累首饰,都叫人收起来了。”紫陌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抬头发现姜训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仿佛是在打量一个陌生人一样,她心一沉,难道说错话了?

“不戴便不戴吧,你这样子也很是好看。”姜训缓缓吐出几个字。

紫陌心里一松,对他感激一笑,心里默念食不言,打消了继续对话的念头。

姜训用过晚膳,将还在熟睡姜允接走了,紫陌沐浴之后披头散发的翻找首饰盒子,将所有的钗子全都取出来在妆台上摆成一排,光芒耀眼。

她伸手招佩兰来,“你帮我想想,哪只钗子是太子送的?”

佩兰一脸疑惑:“公主,太子什么时候送过钗子给您了?”

紫陌一惊,又重复问了一遍:“你确定?”

佩兰思索片刻,十分肯定的点头,“自然,佩兰从小便跟着公主,确实从未听过太子有送过钗子给公主,想是公主记错了?”

紫陌心里咯噔一下,目光划过妆台上的钗子,一支支明明细致华美,光华璀璨,看在她眼里渐渐凝成了一片四射的寒光。

姜训是在试探她吗?如今她已然露出了破绽,那接下来他会怎样?

紫陌在公主府中下得第一道命令,就是将何修远的身份由男宠变成了先生,既然答应做了先生,日日相对是在所难免的,先前何修远因为南邑公主的一杯毒酒差点命丧黄泉,虽说君子有容人之量,饶是修远有容乃大,对着这样一个侮辱过又杀过自己的人,也很难摆出一副好脸色。

这样的脸色若是以前的南邑公主,想必早把他拖出去乱棍打死了。好在紫陌并不在乎,细算起来对他还有几分愧疚,虽然修远成为男宠又差点死了和她没有什么关系,谁让她偏偏变成了南邑公主了呢,这个黑锅自然也要替她背着。

甘心背黑锅是一说,课上走神就又是一说了,修远脸冷了冷,将面前的书一合,冷声对紫陌道:“既然公主无心学习,今日就到这里吧。”

紫陌正为昨晚的事恍惚着,压根没听出修远的话外之音,他说下课,她便站起来点了点头,算是行了对师之礼,当真转身走了。

紫陌去了府中的地势最高的望月台,平地起的三百六十五阶台阶寓意着年年登高,地势偏僻平日里鲜有人来,于是便成了她在公主府里的一块净土,也只有在这样空旷的高处眺望时,她才能真正的放下心里的戒备去静静思考该何去何从。

此时正是夕阳满天,余晖将望月台镀上一层迷离的金色,站在边缘就好似站在了天边,霞光万丈就在眼前,仿佛伸手便能触到暖融的七色云霞,伸出手时却又发现不过是水中望月的空想而已,徒增了伤感。

有一种寂寞是在喧闹里的寂寞,深处繁华之中,人流莽莽,却只能擦肩陌路,时间洪荒而过,唯一人独立天地间,无依无傍的孤立感,又有什么能比之更让人心生绝望。

不知不觉间天边夕阳已下,唯留一抹红霞嫣然如画,诉说着最后一抹绚烂的终结。或许在千百年后也会有人如她这般的站在高处静看云霞璀璨,思忖着千百年前,是否也有人如同自己一般,登高远望,独赏过云霞壮美。

历史如江水奔腾,汹涌之下一去不返,也许在某个明日,身处的这座高楼,目及的这座府邸,亭台楼阁曲池别苑,都会化作断瓦残垣,灰飞烟灭,湮没无迹。

玩物都在朝着命定的轨迹运转,不紧不慢,就这样运作轮回了几千年几万年,还要一直流传下去,不可更改。

然而这一生长也好,短也罢,是平安顺遂还是歧路坎坷,最终都不过是浩淼历史中的一个句点,活在当下,谁又能逃避自己的命运?与其苦心孤诣地去害怕,去畏缩,堂堂正正的面对又何妨?

思及此,紫陌豁然开朗,压抑多时的心情也随之而轻松起来。

天边云霞湮灭,她仔细整理了自己的衣裙,踏上台阶,广袖长裙飘然风中,一步步走得却比任何一次要缓慢庄重,此处偏僻,周遭寂静无声,只有她一人,如此认真而又坚定的走向命运。

相关内容推荐:

宛宁

编辑宛宁点评: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顾倾城色